關於部落格
台灣濁水溪以南最活躍的社運書店
[ 空間 + 內容 + 用心 + 專業 + 行動 ]
  • 16181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5

    追蹤人氣

1月21日星期三晚上七點半 作家謝予騰於洪雅書房開講與新書發表!!許赫也會前來!!

 這是洪雅書房第750場例行免費推廣講座!!

寫有感情的文字

  提及開始寫作的緣由,謝予騰說,年輕時面對一些問題,找不到出口的,就轉會移到寫作上。「有時候是對現實的不滿,也可能是滿腔的理想,另外也有很多的感情元素,但有些時候,就只是想寫,不寫就渾身不對勁,很怪吧!」語畢,謝予騰便笑了起來。
  往外頭看出去,總是會被某些東西所吸引住,或許會想起一些事情,有一些新的感受,這時就有心思寫作,但也有可能寫作只是純粹想發發牢騷罷了。謝予騰說,只要用一點心,什麼都可以寫入文章,而投入情感的文字,都可以叫做文學。

大學最後的文學獎,沒有遺憾

  謝予騰表示,在新詩部分,以前寫了三首詩:〈哭餓的手機留言〉、〈時間是一塊正讓黑蟻啃食的焦糖〉、〈醫療後致親愛的〉,這些都是不一樣的風格,有不一樣的寫法。因為可以投三首,所以他嘗試了不同的方式,但大致上是將一般民眾日常接觸到的語言,轉為陌生化的寫作方式。
  小說〈最後的打席〉,則是為了紀念他在大學期間打壘球的日子。謝予騰說,畢竟是小說,其中當然改變了很多細節,而這份作品,要獻給一起打了四年球的夥伴們,謝予騰表示,沒有這些夥伴的話,他的大學生活就會缺少許多回憶。
在所有得獎文類中,謝予騰最早完成的,是散文〈那個在動物醫院的午後〉。謝予騰表示,這篇文章至少已經寫完兩年了。為什麼遲遲不投稿?謝予騰不好意思地說,因為他一直覺得自己的散文寫得不夠好,而這篇散文只是把自己在家裡動物醫院的所見所聞,和一些感觸誠實的記錄下來,所以才會「藏」了這麼久。
  謝予騰搔搔頭表示,新詩的存在,就如同他「吃飯一定要用筷子或是青茶一定不能加糖和冰」一樣的道理,是生活的必需品;小說則是謝予騰用來紀錄或創造他所希望、所認知的世界的一種方式,像鏡子一般,試圖去照出一些東西;至於散文,謝予騰認為散文中得要有真情,也要有真實,他說:「並不是不讚成美文,而是散文總是要言之有物,太單純的美文我想張力可能不會比詩來得高。」
  「雖然想過要囊括所有獎項的首獎,但看來是沒機會了。」謝予騰笑笑地表示,對他而言,這或許是最後一次在大學母校的比賽。不過謝予騰並不覺得遺憾,他認為學弟妹們一直在進步,都是文學領域中重要的未來之星,他也經歷過那個階段,是時候該把舞台讓出來了。「畢竟孔老也說過:『老而不死謂之賊』嘛!」說完,謝予騰便放聲笑出。
  至於校園之外的文學獎,謝予騰表示還是會繼續去嘗試,他堅定地說,一定要在文壇闖出名聲,並且將嘉大的文風向外發展。


抱負深遠的詩人
  
  謝予騰認為,台灣的文學,還無法好好地發展,「我想如果可以用我的文字幫這座島、這個世界、甚至歲月,說些什麼、留下點什麼,那應該也就夠了。」
  謝予騰說,新詩是他最專門的部分,因此他一直朝這領域精進,不斷嘗試以「口語陌生化」的方式寫詩,希望藉此讓一般人也可以看得懂詩。他將自己的文字形容為:「如同午後一個有落地窗的房間,讓橘子汁色的陽光能打入那樣,很忠厚,很講究,很溫暖,也很實在。」簡單的幾句話,帶有日常生活的味道,使人容易感受其境,卻又無法對它做精確的解釋。這樣一段詩化的文句,為我們展示了謝予騰所努力的「口語陌生化」。
  最後,謝予騰發下宏願:「希望自己的名字能被放入文學史中!」

這次的新書發表書籍是:親愛的鹿

【輯一】 因為發生了一些事
因為發生了一些事/在尖峰時刻的高速公路上聽漢聲頻道轉播職棒/片語/某場公會尾牙的語言片段/致母親/給自己二十五歲的詩/想家/深夜我們一起吃鴨血/演說一場/午休/答友人致我逍遙遊/我總在動物醫院幫不上忙/那些和弦簡單的歌/那時我們或已過了中年/躲雨/消息/變成魚的第一個夜裡/給妳

【輯二】 兵疫
夢中殺了一個日本兵—看國軍莒光園地紀念華美空襲新竹機場七十週年有感/軍中通聯記錄數則/值夜/關於那挺五○機槍/轉運中心/營區裡的夜/新訓十記/新訓後記

洪雅書房:嘉義市長榮街116號 05-2776540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