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台灣濁水溪以南最活躍的社運書店
[ 空間 + 內容 + 用心 + 專業 + 行動 ]
  • 16155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2

    今日人氣

    5

    追蹤人氣

8月5日星期三晚上七點半於洪雅書房 鄭同僚主講 案山里100號 本文有詳述

 他藉由訪談自己的父母,了解到許多他未曾聽聞的澎湖及家族史,也勾引出許多已然褪色的童年記憶……為了重新認識澎湖,兩年來他頻繁返鄉,用雙腳細細走遍昔日走過的所有地方──上學的路、抓蟋蟀的路、撿銀合歡的路、取井水的路、追隨乩童的路……每一條有故事的路;讓他彷彿走進時光隧道,和過去有了一種神祕溫馨的再相遇。

他筆下的澎湖因此決然不同於觀光客所熟悉的海水浴場、玄武岩美景,及好吃又便宜的海產,而是有著百年縱深、悲喜交織、為海所養,且劇烈變遷的國度。

此外,畫家朱榮培感動於這個「重逢」的故事,也循著文章,多次踏查澎湖,而有多幅的視覺詮釋,使得本書有了既分也合、相互對話的兩個創作軸線。

名人推薦
李偉文 荒野保護協會榮譽理事長
張萬康 作家
陳文彬 導演 ……深深推薦

我相信邊看著這本來自菊島,真心誠意所寫的「情書」,每個人也會一邊回想起自己的童年時光,更棒的是,或許也能引領我們找回失落的自己……(李偉文∕荒野保護協會榮譽理事長)

《案山里100
號》自是一本鄉愁之書……作者細寫小時候幫母親在灶腳顧火添柴的步驟、全家做編織漁網的家庭代工、撈海菜、種土豆、借黃牛、人拉犁……(石老)咕石壁的牛糞、王船夫人的靈異軼事、海洋童年的玩法……消失的海岸線、消失的潮間帶……其時空轉變與反芻,何其沉重,曾經具體,又焉能抽象?(張萬康∕作家)

這是一座海風嚴厲,卻充滿溫暖人情味的島嶼。鄭老師的文字,喚起我身邊與澎湖相關朋友們的故事,也讓我對澎湖的暖陽,有了更深的思慕!(陳文彬∕導演、演員)

  • 作者介紹

鄭同僚(作者)

澎湖人,高中以前,幾乎每天在海裡混,對水有著特殊的感情,讀大學後離開故鄉,每隔一陣子,總要設法到北海岸,望著大海發呆。

曾經擔任公視董事長,現在政大教育系當老師,近年對老人述說特別有興趣,有一天退休後,想當作家,一圓少年夢。

朱榮培(畫者)

視覺概念藝術創作者,追求靈性探索,崇尚全然自由創作,喜獨立思考,滿足於智慧與知識的喜悅。

雙子座天性,涉獵廣泛,曾游於西洋傳統美學,尤深入文藝復興大家作品的研究。多年從事人像與雕塑工作。近期對探討現代美學有強烈興趣,又對於世界各古老文明與台灣遠古文明的本質與圖騰傳說、古老象徵,生出強烈的聯想與研究興趣。未來期待創作出屬於現代的、台灣的、原住民的、世界的藝術作品。

目錄
案山里100號-目錄導覽說明
 

  • 推薦序:
    來自菊島的情書 李偉文
    天涯游魚夢(
    石老)咕 張萬康
    案山里望見溫暖的澎湖 陳文彬

    作者序:
    海風捎來的訊息 鄭同僚
    相遇在菊島的天空 朱榮培

    Part-1 北風起
    寒風熱灶∕童年網事∕海裡的寒假作業∕艱苦海菜∕海菜阿桑∕撿魚人∕啪牛糞∕北風休息的日子∕海島武陵人∕退燒藥∕大海小賭徒∕機槍下的小煙槍∕入神∕神明子弟∕油甕魚仔醬∕蛋香時節∕菜尾∕縱使相逢已不識∕消失的海岸∕重逢之路

    Part-2 轉南風
    火灰圃∕有情海港∕飛魚撲火∕春夜白(魚堯)香∕迷網∕土豆親情∕春耕∕章魚的謎∕流奔虎井∕黃牛春耕已成空思夢想∕天地有情,人間有義∕寧靜生活

    Part-3 南風起
    新厝少年∕離鄉背海∕阿爸的最後一學期∕最後的傷兵∕呼天∕乩童天助∕跳船∕私密的星沙沙灘∕刺河豚與強韌女性∕清晨卻如黃昏般沉重∕和蟳相遇∕蟳愁∕翻土豆∕摔高粱∕鳥仔怨∕七美紅路黍∕新火

    Part-4 其他
    A信仰
    辦牲禮∕齊天大聖∕出牆入牆∕濟世查某佛仔∕舉頭有神明∕魁星爺降魔∕有生揮劍∕文盲鑾手寫善書

    B歷史
    媽宮改馬公∕1947本縣無事端∕官方記載∕失去自由的漁人

    C風土
    老厝∕畚箕井∕待命(石老)咕石∕烏仔草∕繁華攏是夢∕傷心島嶼∕馬公麵店∕上天厚待∕進順下網∕漁業,消逝中∕放綑代工∕粗重怪物∕愚業

    D家族故事
    素妹平生∕無疾而終∕黑水故鄉∕海流的故鄉∕那一天∕百年悲傷∕餿水裡的鋼鐵∕誘人的番薯田∕坐懷不亂的福官頭∕黃昏後∕情人的長褲∕阿爸的薪水袋∕伴君伴虎∕家庭密醫∕阿爸的腳踏車∕幽靈照∕超級阿母∕生命放在溝仔沿∕銀合歡人情∕番薯人情∕水逝年華∕臭習慣∕天恩∕牛郎歲月∕蟹慾∕毀蚌∕有軍隊的語言∕菜瓜美的電視機∕人生幸事∕

    E生命故事
    行船人∕歸鄉討海郎∕百歲漁郎蒔裡吳福庭生命故事∕馬公高清鏡生命故事

    【後記】一人一家,一起來寫台灣現代史
試閱
離鄉背海

開始漲潮時,最前緣的海水,你若仔細看,會染有一些濁濁的泡沫,隨著泡沫一波波推進,乾乾的礁岩沙地不斷被侵吞埋沒,海平面漸漸上升,直到海水淹過整個潮間帶,沖拍到岸邊的牆角上緣,就是滿潮了。

滿潮的馬公港灣,是我們的超大游泳池。記憶裡第一次游泳,是入小學前,雙手環著阮阿爸的脖子,趴在他的背上前進,那時候,阿爸正值盛年,虎背熊腰一身肌肉,常常屈著兩手臂,讓我們小孩一人拉一邊,輪流當單槓玩。我趴在阿爸的背上,乘風破浪,隨他前進,感覺自己像是騎著大鯨魚的漫畫主角諸葛四郎。

只是,阿爸終究不能常常當我的鯨魚;為了玩水,我只好自立更生,帶著保力龍板或汽車內胎,跟著哥哥和他的朋友到海裡玩。上小學沒多久,有一天,又跟著幾個大朋友到橋邊的漁船上玩,幾個大孩子突然興起,說要訓練我游泳。他們笑著將我四肢抬起,一、二、三就甩下水去。我當場嗆了一口鹹鹹的海水,兩手兩腳亂抓一通,抓著抓著,突然發現自己並不會沉下去。從那天開始,我就丟開保力龍,開始用狗爬式加上一點抬頭蛙,跟著混馬公港灣了。

敢於混海,能玩的事可就多了。我們會從路上起跑,到了岸邊時,用力往海裡跳,看誰跳得遠;然後,再翻一個身,兩腿向上一蹬,潛到水裡,攀附在岩盤上,看誰憋得久。我們也會游到離岸幾百公尺外的小船上,一群人分兩邊站在船緣,然後用力搖盪船隻,越晃越高,比看誰勇敢,誰站得比較久,直到小船翻覆,才趕緊潛到水下逃走。這樣把船搞翻,雖然不會把船弄破,卻會讓船主很難把船翻轉回來;所以,每次只要有小孩在盪船,船主就會在岸上大罵三字經。這時候,大家就各憑本事,游得遠遠的,等到主人家氣消了,才嘻嘻哈哈回到岸上,抱著衣服到井邊沖水。

村裡孩子們的泳技與耐力,就在這樣玩樂中日有所進。潮有信,海灣總是送著一波波穩定的浪,讓我們躺在水面上,隨著波動調整呼吸,學著當死豬漂流在海面上休息,等休息夠了,再翻身起來繼續玩水。每年的夏天,我們每天至少會在海裡混個兩三個小時,所以,每年夏季一開始,幾乎村子裡的男孩都會晒得全身脫皮好幾次,一直脫到皮膚黝黑,那一年度裡,太陽再也奈何不了我們為止。

高中畢業那一年,我們幾個同班同學,特別到馬公外海,從海灣泳渡到附近的小島,算是正式告別了青澀的少年與鹹水的故鄉。後來,我到木柵讀政大,第一次走到游泳池,看到短短五十公尺的池子竟然畫了八條線,每一條線裡還塞了好幾個人,心裡想著這樣擁擠的小地方怎麼游泳呢?

躊躇了好幾年,我都沒有下去政大的游泳池,一方面,想著茫茫大海突然變成小池子,情何以堪?一方面,游泳竟然要花錢,真是聞所未聞。對我來說,兩者都是不小的文化震撼。只是啊,離鄉的日子久了,不但阮阿爸未曾游泳已經多年;我自己對海洋開闊的感覺也漸漸失去記憶,那曾經小小的游泳池,隨著日子增長,近年來,竟然越變越大,大到足堪徜徉了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